也许能遇见惊喜

【楚路】此刻 4-6

  
  
中秋快乐。就三篇au 写了半个月依旧不能看,凑会一下吧
   
  
  
——

  
  

(4)
  
  
「惊爆!两大影帝联手著名导演楚子航,《Something for nothing》已决定开拍!」

  
各大媒体在《北有阁楼》首播之后争相报道“老影帝”路明非的最新近况,为电影《SFN》造好了一箩筐的噱头。可惜各位媒体不仅没能抢到独家,还被电影剧组忽悠去了莫斯科,剧组却在芝加哥郊区开始准备拍摄,什么也没捞着。
  
  
路明非到达芝加哥的公寓时接近凌晨四点,刚踏进门就下意识地去找正等待他的恋人,目光落在被u稿纸掩埋的沙发上,那有个发型凌乱的男人,窝在成堆的稿纸里——睡着了。
  
  
路明非轻手轻脚地走近去看,盯着楚子航的睡颜又笑得跟傻子一样,诺诺说他经常这样,不管是在怎样的场合,总能立刻开启粉丝滤镜,眼前就只剩下楚子航一个人。他伸手去抚开楚子航紧皱的眉头,顿时觉得这个动作他妈的少女爆了,然后低头去亲了楚子航一下,少男心就满足了。
  
  
等到他被扣住腰,咬住嘴唇的时候还会听见自己的少男心在耳边“砰”得一下,炸成烟花。
   
  
“你什么时候醒的?!”路明非被这个突然而来的长吻撩得有点头昏——后悔自己没拍个照片纪念一下。
     
  
“刚才。”楚子航的声音有些沙哑,神色疲惫。
   
  
《SFN》开拍在即,剧本却还在修改阶段,在这段时间里楚子航除了埋头工作之外也只能偶尔分心想一下路明非,几乎没有休息时间。路明非很不赞同楚大导演这样不要命的工作狂模式,说好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所以他就是个标准的拖延症患者,而且极度厌烦工作时间过长,一直贯彻着能不工作就不工作这样的理念。
    
  
“等我很久了…?”路明非屈起手臂撑在楚子航的耳边,两个人倒也不嫌累,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好像这就能把之前多久多久没见的想念都给表达出来一样。
     
  
“嗯,五天整。”楚子航想起什么似的,稍微将路明非的衣领拉开了点,拇指指腹蹭了蹭锁骨向上一点的地方,路明非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急着去打楚子航的手,结果被楚子航直接握住,顺带着又一个漫长漫长的吻。    
      
  
“你能不咬我么?!”
  
    
路明非为了生命安全立刻从楚子航的身上爬起来坐好,又陷入了一阵迷之沉默,路明非又一次交涉失败,假装若无其事地拍拍裤子跑去洗澡。
    
  
他们上一次见面是在五月的嘎纳电影节,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当时他们两个人只是远远地一个相视而笑被粉丝截成gif舔了无数遍,其他人权当他们老友见面普通地一个招呼而已,也只有他们知道对视的时候脑电波交流了多少个字符。
    
  
单单地对视就能满足这对处于热恋期的情侣?  
    
  
在很多次时间空余的相遇里,他们会先选择舒舒服服地拥在一块儿睡他个昏天暗地,之后可能饿着肚子把床单从头滚到尾。
  
  
洗了个澡之后路明非才算真正复活,浑身松松软软的,就想找个更软的大床一觉睡到自然醒。楚子航已经将稿纸都整理完毕,路明非抱着楚子航的电脑粗略地翻了下。
  
    
“这是个关于兄弟情的故事?”
  
  
“嗯…”路明非的头发上留着刚刚吹过的余温,楚子航揉着他的头发补充道,“算是吧。”
  
  
“还涉及敏感题材啊楚导演你会红啊。”路明非虚起眼睛笑得有些猥琐。
  
  
“你也会的路演员。”
    
  
路明非突然想起微博上的迷妹们,迷妹们说想在楚子航睡着之后数他的睫毛,想变成楚子航的挂件,正巧得是路明非现在就挂在楚子航身上,睫毛有得是机会数。
    
  
楚子航问路明非在想什么,路明非笑着摇头说没有,他将锁骨上的那道吻痕补了回去。
  
  
  
  
——
  
  
  
  
(4+)
   
  
「1L# 六月十一日晚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满城烟火依旧不敌群星璀璨。各位女星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再次美出新高度。夫妻档中恺诺夫妇更是甜蜜虐狗,继华剧大赏之后再一次公开放闪,红发巫女更是改变巨大,素色长裙尽显温婉气质,网友评论:“红发巫女遇见命中注定的王子了♥。”
  
早前乐团主唱出身的上杉绘梨衣大作牺牲出演电影《哑女与书》,此次电影节就凭借在《哑》中的出色演技荣获亚洲新人奖最佳女演员,向来笑容灿烂的绘梨衣在获得奖杯时红了眼眶,坦言自己觉得演戏太累,接下来会更投入到乐团的演唱会的准备当中。
  
六月十九日当晚上海国际电影节在灯光中落幕,楚子航导演作品《耶梦加得》获得最佳影片,其中女主角夏弥斩获影后殊荣,这部影片势头极盛,更获得最佳编剧的提名,可谓是此次电影节中最大赢家。
  
新人路鸣泽凭借电影《梦境操作》中饰演三重人格的催眠师荣膺影帝,却被疑演技并不过关,电影《梦境操作》更是被疑抄袭。采访环节中路鸣泽笑对质疑,并表示期待与自己“传闻中的哥哥”路明非的合作。著名导演楚子航在问及是否关注电影《梦境操作》时难得表示赞扬,对此前传言中的合作依旧言语扑朔。」
  
  
「2L# 此前获得金棕榈奖最佳影片的电影《Black sheep wall(黑羊之墙)》继续揽获奖项,获得金爵奖最佳编剧。
  
电视剧《北国》将于六月二十日晚十点播出,部分主演即将做客《F•访》。
  
【微博截图】【路明非在机场和妹子的合照.jpg】【网页链接-机场视频】
截图内容:今天回学校在机场(Heathrow遇见路明非,没看过他的戏还是闺密先认出来的,高高瘦瘦的,说话声音特别温柔!一秒被他的笑圈粉了!!拍照的时候特地摘了墨镜和口罩,真的好好好好好好看!!」
  
  
「3L# 《F》的录制时间将在六月二十七日开始,通告中没有路明非。
路明非现在在英国伦敦。
路明非刚才发了微博提醒干部们守着看《北国》,客户端是微博网址。
等ins,只要有发就是一板砖量的糖。」
  
  
「4L:《北国阁楼》卡塞尔出品精品保证,群星云集。著名编剧守夜人戏称这是个发生在平行世界四十年代的情景剧,只是自己的随笔集而已。对于原著只能说,够温情角色够立体也很跳脱,没有感情线没有伟光正。路明非饰演一个对于古典文学有浓厚兴趣的物理系天才,看过预告的可能已经被明非的声音软到直不起腰了,原著里有很多突然而来的人生鸡汤,可以随意感受一下明非的神之台词技。只要感受一下你就会知道这玩意儿有多特么随意,已经遇见了开播之后满屏的妈的有毒。」

  
「5L:鞋是Vans Old skool,这个印花挺好,手上搭的外套应该是evisu的,总之都是我瞎掰。
再贴一波百度百科,路明非,官方身高180(好像在哪个二十年前的哪个综艺里说过净高178吧他这么真诚还是相信他好了,体重63kg,现在看起来可能没有这么重。」
  
  
「6L:这手这腰这腿一秒死…」
  
  
「7L:除了想睡他就是想包养他」

「8L:求告知《北国》里师兄到底有多少戏份,跟明非可能有多少次同框???」
  
  
「9L:不要紧张,按原著来看可能会下线一个副本,那个副本结束以后楚老师就回来了,接下来的同框可能会磕到牙疼」
  
  
「10L:这部戏还会收获史上最多的楚子航宠溺笑」
  
  
「224L:承包片头的路主席!!这个调侃不屑的眼神操他妈的好看!!!」
  
  
「225L:妈妈妈妈妈妈啊这个制服诱惑要死人了啊啊啊啊啊!!!」
  
  
「226L:上帝啊居然还有眼镜杀啊好看到窒息…」
  

「227L:卧槽这个情侣装我是谁我在哪我好想睡他」
  
  
「448L:楚子航为什么这么帅啊卧槽!!!」
  
  
「449L:杀胚一笑很倾城…」
  
  
「450L:求论坛里的太太立刻开始写同人好吗!!这一次次对视还有楚子航单方面盯着明非眼睛都不眨一下真的太!他!妈!甜!了!」

「451L:被明非这个握着钢笔的手撩到呼吸不畅啊啊啊啊啊」
  
  
「452L:明非看小怪兽的眼神好迷噢,之前看诺诺的眼神就特别清楚地写着替我向你男友问好…」
  
  
「453L:恺撒•加图索的套路之我的女朋友和小弟这辈子都不会演情侣」
  
  
「454L:明非看小怪兽的眼神根本就是“这种题都不会做你上课都去干什么了”外附“看你长的好看就教你吧”以及“老师会不会已经到了啊我不能”」
  
  
「455L:楼上阅读理解满分!明非一见到他老师牙花子都笑出来了,再一次相信爱情」
  
  
「781:太快了还没看够明非的颜啊,时间还是很乱,这一集只是交待了个个角色到底是干什么的,明非和他老师住在顶楼,诺诺在下一楼和苏茜一起,再下一楼是酒德亚纪和叶胜,一楼住着隐藏boss上杉师傅,这大爷的拉面依旧是一绝。」
  
  
「782:接下来不管是失窃杀人都要跟wuli明非有关系,对,他爹演警察局局长。还有就是这部剧依旧沿用了卡塞尔一贯的“我不管你这时候看不看的懂后面你一定会看的懂”的时间线还有随便一帧都能剪进同人视频里的意向一直很迷的空镜。」
  
  
「783:你就告诉我为什么明非拉了灯之后要留一个金鱼的空镜」
    
  
  
  
——
   

(5)
  
我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敏感词 这里没有肉啊 
  
  
  
  
——
    
  
  
  
(6)
    
    
“楚先生早!”
  
  
从枯草丛里钻出了个头骨上插着花朵的小骷髅,声音嘶哑不像孩童那样稚嫩,只剩个骨架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与小小的身躯比起来他的脑袋看起来略大了些,不知道他走起路来会不会因为头重脚轻而站不稳。
  
  
前段日子里地府制度全面改革,说是要摆脱束缚,树立地府特色,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改了几千年来的称呼,楚子航就从楚判官成了楚先生。这次阎王还下了大手笔,把自己这穿了几千年的黑袍子,楚子航那件紫袍换成了剪裁精良的西装,楚子航对那件紫衣裳挺有感情的,倒是对身上这件紫西装——不可言喻。
    
    
楚子航摘下小骷髅头上的花朵冲他点了点头。
  
  
今天的花应该也是小骷髅帮哪位女鬼送的,跟楚子航道了再见后就蹦蹦跳跳地回去要点心了。最近这段时间正好赶上东西文化交流,碰巧前几天还招来一个日本的阴阳师在咱们的地界里挂了,所以客栈那带热闹得很,小骷髅就特别喜欢那些精致的小点心,还有不少鬼是为了去瞅一眼洋鬼子。
  
  
楚子航没时间去凑热闹,他得去奈何桥那把路明非领回去,这几天路明非在孟婆整了不少幺蛾子,再不带回去是要被投诉的。
  
  
路明非是新来的鬼,因为执念太重不能轮回,楚子航就把他留下来了,正好自己缺个助手,就偶尔让路明非帮忙整理整理资料。后来路明非自己一只鬼飘到望乡台边上玩,成天跟孟婆还有那些排队要轮回的鬼侃大山,孟婆经常被他逗得笑到手抖,一不小心就洒多了香菜。
  
  
他还经常指点痴男怨女,今天说“此情可待成追忆”明天说“相逢何必曾相识”,其实自己就是个只会暗恋不敢表白的处男而已。
  
  
楚子航见到路明非的时候那人正在认真地听一个小姑娘讲故事,小姑娘讲得越来越激动,又是跺脚又是拍桌,可惜他们当鬼的不能哭,眼泪只能在自己心里流,路明非能感觉到,这姑娘心里已经能泛舟了。
  
  
路明非给那个小姑娘盛了一小碗汤,告诉她,让她一口喝完之后说这汤是甜的,这样下辈子就能再遇见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小姑娘不信路明非的话,刚抿了一小口就被苦得话都说不全乎,最后还是乖乖听话,一口喝完后断断续续地说这汤是甜的。没过多久时间到了,姑娘向路明非道别,整理好自己已经破旧不堪的衣服,随后那几步走得比谁都坚定。

  
路明非又羡慕了一遍这样的人。
  
  
对于他来说走上奈何桥根本才是真正的死亡,虽说地府里终日昏暗了无生气,至少他能说能想,还有几位不大靠谱的小鬼朋友,就算一直没人给他烧纸钱他也过得很好,他实在没办法这么大义凛然地去死,这种事儿太牛逼了不适合他。
  
  
楚子航在路明非独自感叹人生的时候打断了他,攥着他的手腕把他带了回去。
  
  
还有那么几只不怕事大的鬼朝他俩吹口哨。
  
  
路明非还以为他把楚子航吃穷了,楚子航要把他卖给洋鬼子呢,结果只是为了躲年终考评啊,没意思,不如坐在那听故事。
  
  
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里楚子航都不让路明非去望乡台,也不让他去商街看洋鬼子,楚子航让路明非整理资料,这里理一遍那里理一遍最后回来再理一遍。路明非对着楚子航那张面瘫脸都快无聊疯了,差点就放弃尊严抱着楚子航的大腿哭了,鬼生无趣啊。
  
  
有天来了只鬼卒调档案,路明非飘上飘下找了不少卷宗,按理说这些东西是要分别输入电脑的,天知道是谁安排只水鬼去输入档案。
  
  
后来有个提着酒的洋人来找楚子航,好像叫啥玩意儿西的——路明非当了鬼以后记性差了很多,偶尔会想起很多自己没经历过的事情,但自己记不清身边很多鬼的样子,见着面就能立刻想起名字估计只有楚子航一个。
  
  
刚才来了个半仙儿似的人,一走进来就抓着路明非的肩膀可劲儿看,再捻着胡子若有所思,神神叨叨地。半仙开了洋人送的酒,拉着路明非毫不见外地开始喝酒,等楚子航回来的时候两只鬼都已经醉了个彻底。
  
  
喝醉之前半仙望着远处千百年如一日的混沌,路明非倒在一摞书里。
  
  
“小路兄弟啊,你跟那个判官,姓楚的那个,你前前前,前,嗝,”半仙揉了揉眼睛看向路明非,“前前世是情人,他几百年没见着你,太想你了。”
  
  
“想个屁,老子就不想他。”
  
  
等第二天酒醒了之后路明非突然想起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事情,那个鬼卒好像还是他几百年前的一个点头之交,那个半仙就是个江湖骗子,至于楚子航,算了。他偷偷遛到孟婆那躲楚子航,结果被孟婆挥着锅勺赶走了。他跑去找鬼卒喝酒,找不到一个愿意的,最后去商街找乐子,直接就遇见了楚子航。
  
  
全想起来了。
  
  
“楚先生啊,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啊?”
  
  
“嗯。”
  
  
路明非接下去再问,楚子航反而不回答了,抱来了一摞新送来的卷宗扔给路明非,路明非趴在卷宗上头当躺尸,自己活着的时候都没这么勤劳过,死了还要给人做打杂的。
  
  
半仙回去之后一直对自己泄露天机倍感愧疚,特地买了坛酒去拜访下他的小路兄弟,也不知道为什么看门的小纸人最开始还不放他进去。
  
  
半仙的酒名作问情,路明非觉得这次的比之前那瓶洋酒好喝多了。
  
  
楚子航回来的时候先闻见满院的花酒香,送酒来的半仙已经跑没影了,就剩只醉鬼抱着酒坛子死活不撒手,嘴里嘟嘟囔囔地也不知道再说什么。
  
  
路明非见到楚子航之后笑得特别开心,招手让楚子航坐到自己身边来,最后晃晃悠悠地倒进楚子航怀里,“师兄哇我们几辈子没见了?”
  
  
“二十三年。”
  
  

——
  
  

知道在楚路里等粮等得苦,但是太ooc的求你别给热度成么。
写手写同人就是要为笔下的角色负责任啊,丫一放飞自我角色就崩得惨不忍睹,这还不是黑吗。

评论(13)
热度(115)

© 惊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