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在写自己写不完的东西

记一个脑洞吧。


路明非的目光从衰气新手身上转向楚子航。


那人靠着另一根柱子,正在十分仔细地擦拭刚捡到的一柄长剑,剑身极薄,使得貌似十分顺手。


路明非给它的评价是:不能带走。


村雨在上一次副本里完全损坏,现在正躺在楚子航的仓库里。


因为没有趁手的武器,楚子航最开始并不打算下这个副本,但多稳的面瘫也耐不住暗恋对象一天二十八次请求帮助,楚子航并不争气。


路明非思索再三还是将最后一瓶补剂给了衰新手,拍拍新手的肩膀走去楚子航那边。


新手有些尴尬,看着大佬一瘸一拐的背影更不好意思,绞尽脑汁说憋出了一句:“老大,咱们刚刚大难不死——”
 
 
“后患无穷。”


一直沉默的人淡然出声打断,已作备战姿势。



评论
热度(9)

© 惊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