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在写自己写不完的东西

上回的那什么挑战

app通常是手机自带加随笔记,附带一个wps传到云端。
bgm…各种能跟着唱的歌,一次就只听某一首。边打字边摇边唱不会睡着。字体也是手机默认的。

脑洞太多了,一说能说三天。
想写史密斯夫妇设定的楚路,闹腾到整篇文的背景音都是突突突突突。什么富山雅史婚姻咨询所,德国佬情报屋,守夜人赏金论坛,芝加哥卡塞尔酒店。
还有小两口拌嘴——
「“咳咳咳…不行,这儿的灰太多了,我要窒息了——”
“明非。”
“咋,咳!咋啦?”
“原来我们——是二婚?”」
「“其实我根本没有学过绘画——”
“没关系。我也不是MIT毕业的。”」

段子:

纵观横看陈墨瞳女士的二十七年人生,女中豪杰巾帼英雄这两个称号她都能大大方方的手下,这可是个从幼儿园开始就把男孩们踩在脚底下的女战士。
但就她喜欢零食又爱睡懒觉这几点来看,她总归是个小姑娘,有过白马王子梦的时期。

路明非本来想自荐上岗,当个伴郎,结果被他的师姐揍了一顿,说他够不上“Best man”这个头衔,把他和楚子航都打发去了安保部门。
婚礼是帕西全权负责,按理来说这对新人只需要负责岁月静好貌美如花,但陈墨瞳出奇得紧张,直到最后连恺撒都被传染了。
他们俩紧张得理由还挺一致的:都是第一次结婚嘛。
路明非和楚子航就成了两个人的心理疏导专员,说好听点是疏导,难听一点就是听抱怨。楚路二人听完垃圾话后还会跟对方来一段灵魂交流,从“虽然不是我结婚但是我也好紧张”到“你觉得他们的婚礼上会有一整个交响乐队吗”,亦或是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比如陈墨瞳刚刚一脸正色地告诉楚子航,要是有谁敢来打爆我的婚车车轴,请帮我打爆他的脑袋。

评论(1)
热度(9)

© 惊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