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能遇见惊喜

【楚路】我想我是人生赢家

 
 
脾气很糟的路先生和宠不死就接着宠的楚先生。
时间线在求婚后一年(未举办婚礼。
有芬零恺诺和兰伊(乱来的。
在抱一抱这一天写完了亲一亲那天的故事,这两天真可爱。

恋爱  求婚  另外一生

*一个月零一天的生贺(我错了。
*但我觉得这一次超甜的!
*食用愉快
   
   
  
——

“这些灯都是圣诞节的时候用的,挂一屋子是为了提前过圣诞吗——你从哪把鹿角找出来的?”
  
  
路明非看着手里的麋鹿角一头雾水,完全不懂楚子航的用意,现在明明正值盛夏。头顶上还有一串串灯泡,缠了一屋子,路明非对它们印象很糟,上一回圣诞时这些小灯泡把窗帘烫出了一个又一个窟窿,之后整整过了三个月他们才有空换上新的。
  
  
他今早九点登上从北欧某个极小的国家回家的飞机,下午到家后直接累倒在沙发上,刚刚醒来。楚子航给他下了碗面,挺满足的。
  
  
从卧室出来的楚子航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路明非觉得他这是在找东西,从他起床开始他就一直边找边布置了。现在连晚饭都结束了,楚子航还是没找到。
  
  
“楚大爷你找了一天啦,居然还没找到?我保证我没乱放任何东西。”路明非很容易忘记自己把东西放在哪了,通常情况下楚子航都会记得,难得轮到楚子航挠破头地东翻西找,路明非忍不住要去揶揄他。
  
  
“我知道。”
  
  
楚子航替他把麋鹿角在脑袋上戴好,吻了吻他的额头,冲他扬起一个低配路明非式笑容后又折回到卧室里去了,表情看起来缓和了点,像是对自己要寻找的东西有了新的最后一次看见的印象。
  
  
路明非干站在那看着楚子航的背影愣神,心中毫无波澜,甚至不想大喊非礼。他现在已经完全习惯楚子航突然袭击式的亲吻,并且深知无论自己如何反抗也没法阻止楚子航,所以他选择尽量在保证人身安全的前提上,反击回去。
  
  
楚子航在为任务损伤区域报告苦恼的时候,路明非会反击,目标脸颊;楚子航在逗猫揉猫的时候,路明非会反击,目标额头;楚子航做饭,晾衣服,看书看报看情人的时候——路明非都会反击,目标视心情而定。
  

听起来幼稚吧?单身的你一定觉得他极其幼稚,他的恋人也是这么认为。
  
  
路明非有时候也会忘记关于保护人身安全的前提,他当时已经被酒精磨坏了意识,朝楚子航热情直白地表达爱意与自己克制爱意的苦恼。醉鬼眼中的人会格外好看一点,醉鬼脑子里的想法也会本能许多,所以他去吻一下这个好看的人。这算楚子航难得的几次落败。
 
 
“师兄,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来拆礼物了。”路明非一直盯着圣诞树下摆放整齐的礼物盒,他觉得最大的那份是恺诺夫妇的礼物,最小那份来自他的废材师兄,但他前后看了很多遍都没发现楚子航风格的包装——难道说这一整天楚子航慌张匆忙是因为忙忘了他的生日吗?!
  
  
路明非觉得没有可能,但如果他知道楚子航找了一天的东西是订婚戒指了话,他会开始慎重考虑这个想法的可能性。
  
  
不过楚子航刚刚正好在围裙口袋里找到他的戒指了,他保证自己没有忘记路明非的生日,他可以向梅涅克起誓。
  
  
“还有二十分钟才到十七号。”
  
  
路明非挪了挪屁股让楚子航坐在自己身边,显然没打算计较这二十分钟,他一伸手就把最小的那份礼物拿了过来,有一点小期待:“我觉得这份是芬格尔送的,他最抠门。”
  
  
路明非的直觉还是非常准确的。礼物是个深色的木质相框,没有任何装饰,另外有一张贺卡和一张照片。贺卡上的字迹意外得清秀,像是芬格尔刻意为之,这让路明非觉得可疑。
  
  
路明非转头看了眼楚子航,清了清嗓子,学着芬格尔贱兮兮的语气开始朗读:“亲爱的明非师弟——生日快乐。这个开头非常诡异了已经。”
  
  
“很遗憾无法赶回芝加哥参加你的生日派对,我与雷娜塔即将前往北极进行更深入的教研考察,届时我还会邮寄点北冰洋土特产到芝加哥去。”路明非歪向一边,捅了捅楚子航:“这句吐槽你的,因为你当时去北极没带特产回来。”
  
  
“我希望两份礼物都能顺利地送到你的手中,愿你们平安快乐。来自西伯利亚的祝福,芬格尔与零。”
  
  
“——这个画风不是很对啊?”路明非疑惑地看向楚子航,楚子航正看着手里的照片,他立刻凑了过去仔细看。照片的背景像是比较旧的酒吧,四周昏暗,废材芬格尔朝着镜头笑得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身边的零却依然是从前那个三无妞。他们是初夏时前往俄罗斯执行特殊任务,等七月末就能结束任务回来了。
  
  
“北冰洋特产什么?”楚子航看向路明非,淡淡地问道。
  
  
“呃…这张芬狗看起来真像拐卖未成年的人贩子。”路明非赶紧把手里的东西丢给楚子航,侧身去地上找零送来的礼物,他一早就认准了冰蓝色包装的那件。
  
 
“又给我猜对了吧——诶,伊莎贝尔?”
  
  
他端庄优雅的贴身秘书,蕾丝白裙少女团的团长,俏丽可爱的西班牙女孩。他以为打开之后会是桑格利亚汽酒帕尔马火腿一类的食物投喂,结果是瓶长得和汽酒没分别的木调味香水。
  
  
香水可以得出三个结论:第一,伊莎贝尔这时候不在芝加哥也不在西班牙。第二,伊莎贝尔有可能在法国。第三,伊莎贝尔一定和兰斯洛特在一块儿。路明非打开贺卡之后定睛一看,不出所料有两个署名,脸上的笑容瞬间垮掉,没好气地把东西扔到楚子航身上去。
  
 
自家那么漂亮的女儿居然被一个法国男人用花言巧语骗走了,哼,这些狮心会的都是阴谋家。老父亲路明非如是想道。
  

楚子航无奈地揉揉路明非的头发,把新一件礼物在茶几上摆好。他的恋人在这几年里出现了明显的性格转变,吐槽机的人设还在,但吐槽内容变得犀利了不少,脾气很糟,和尼德霍格的争吵也在日益激烈。楚子航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倒对恋人晚了十年到来的叛逆期有所欣慰并且期待见证。
  
  
是的,叛逆期。
  
  
路明非三两下就又拆了个礼物,这一次确实是零的礼物,是一只麋鹿摆件。还有一张生日贺卡,一打开会响起生日快乐歌的那种老玩意儿,上面写着一串俄语,路明非认得,生日快乐的意思。他试图将麋鹿立在鹿芒先生的肩膀上,失败三次后才放弃。
  
  
路明非手里一直握着胁差,迅速划开第四件礼物的包装,里头静静地躺着一袋奶糖,是来自意大利的礼物。这回轮到楚子航垮掉笑容,恢复面瘫本色,但路明非一瞧见奶糖就开始笑,牙花子都露出来了,他看楚子航不笑就抱住楚子航笑,还偷偷吃了颗糖。
  
  
在意大利可不止凯撒和陈墨瞳,还有一个爱吃奶糖的小天使,恺诺的女儿,楚子航最大的情敌。
  
  
路明非每次发现楚子航因为小天使吃醋的时候都会说:“你跟一小姑娘吃什么醋?”楚子航只能举高报纸盖住自己的脸,闷声闷气地反驳:“你还和一只猫吃醋。”
 
  
路明非:我比较厉害咯。
  
  
这醋还真不是楚子航自己想吃,确实是路明非对那个女孩太好太好了,好到楚子航忍不住吃醋。路明非甚至可以为了小姑娘和恺撒拍桌子吵架,那完全是叛逆期妹控小孩和女儿控亲爹的究极对决,气势和屠龙的时候不相上下。一旁围观实际拥有最后决定权的陈墨瞳都不禁要问楚子航——
  
  
“你看见他成倍增长的脾气了吗?”
  
  
“……对不起,是我的错。”太惯着他了。
  
  
路明非特大方地送了一颗糖给楚子航,剩下的那些全部收好,留作珍藏。他哼起小曲儿又拆了几件礼物,最让人意外的是苏茜姑娘送的枪套,最无趣的是来自恺诺夫妇的砖头厚精装故事集。
  
  
“他们已经对给天使讲故事感到厌烦了吗?”
  
  
路明非听出了大猫楚语气里的醋意,决定和幼稚鬼划清界限:“我的天使还听不懂故事。”但你说的很有可能。路明非装作敷衍的样子,手里一直在摆弄那两条皮革制的腿部枪套,做工精细,非常喜欢。
  
  
他和苏茜从前顶多是点头之交,自己还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给了她一枪,所以一直到毕业后加入执行部才开始更深的交集。之后因为射击和枪械的共同爱好为辅助,他俩非常迅速地变成了能谈天的“闺蜜组”。最近苏茜前往希腊半岛度假的消息路明非还是第一个知道的呢,这让和苏茜是老朋友老同学的楚子航有了一点点的不好意思。礼盒里还有一张明信片,美丽的爱琴海和蓝色的半圆顶建筑,背面是苏茜漂亮的字迹与真诚的祝福。
  
  
“我觉得那个大件应该最后拆,你觉得呢楚先生。”  
  
  
“我觉得现在也可以。”
  
  
路明非将胁差收回刀鞘中,在茶几上放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他今晚猜错了很多次,但这一次一定不会猜错,尽管这个礼物的包装一点没有楚子航的感觉。
  
  
让我们赌上相恋四年的默契,开箱——
  
 
“诶?”  
 
 
路明非看着礼盒里一堆有的没有的旧东西愣了一下,接着把脑袋上的鹿角一并扔了进去,预备把盒子重新盖上——等等?!他从底下捞了一把极其眼熟但完全想不起来有啥故事的自动手枪,抽了抽嘴角,试探性地问道:“师兄,不会是因为巴雷特太大一把所以拿这个代替吧……?”
  
  
“嗯,仓库管理员不把它给我。”楚子航诚实地回答。路明非就是端着那把0.5口径狙击步枪,朝他的胸口开了一枪,正中心脏——他明明说了,他可以认负。
  
  
仅那一次。
  
  
把自动手枪放下后拿起一本线圈边的本子,封面印着“卡塞尔纪念本”的字样,前几页零散的记录了工作相关的事情,从一句:“中午想吃什么?”开始画风突变,潦草的字迹搭配着各种卖萌躺倒的颜文字,再翻几页则变成了板正的字体以及强调社会主义冷漠的句号。
  
  
路明非只是简单地翻了翻就把本子放下了,他说不了话的那段时间每天都有空把楚子航的话看十遍,添两百个颜文字上去,都快能一句句背下来了。
  
  
“这个你戴一会儿吭。”路明非闲鹿角碍事,随手就给楚子航戴上了。
  
  
箱子里有三个铃铛,一个应该是圣诞树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声响很大,还有两个风铃是在日本度假的时候买的,他怕被尼德霍格砸碎再踩到就没有挂起来,没想到被楚子航收了起来。
  
  
还有很多城市的纪念品,一堆写着情话的巧克力糖纸,一根朴素的骨簪,一根可折叠盲杖,一副粗糙的木制西洋棋,一片枫叶标本。
  
  
“这个盒子里是什么?”路明非拿起角落的长方形礼盒在耳边摇了摇,但一点声音都没有。
 
 
楚子航示意他打开看看。
  
  
一条项链,一片金色的金属碎片,黑色挂绳,在灯光的映照下反射出亮光,路明非凑近仔细地观察,他觉得这应该是由几块弹片黏合而成的,边缘被打磨得非常光滑,背面还淡淡地刻着一个字母——“C”!
  
  
难道二十六岁生日当天他玄幻偶像剧的人生剧本要变成家庭伦理剧了吗这样不太好吧他很享受每天谈谈恋爱杀杀龙的生活诶……大片大片的弹幕从眼前飘过,路明非却只挤出了一句:“你的吗?”
  
  
楚子航摇头,拉出藏在放在衣服里的项链挂坠表示:“你的。”
  
  
路明非一听回答特开心地凑过去看楚子航已经戴好的项链,等看见那个同样浅淡的“L”时,没出息地脸红了。  
  
  
直接红到耳根,太没出息了。

第一块弹片是他们在卡塞尔初见的那一枪弗里嘉子弹的弹片,第二块弹片的故事可长了,还得从路明非迟到的叛逆期开始说起。他的叛逆期分两个原因,一是楚子航无条件的从容宠溺等等溺爱行为,二是楚子航的任务执行原则:绝不按任务计划进行。

 
路明非的叛逆期让他直接了许多,他没有费心费力地和楚子航苦口婆心,而是找到同楚子航一块执行任务的一位执行部前辈,聊了一会儿。楚子航不知道路明非说了什么,但后来那位前辈在直升飞机上拉着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尽好话,说两个人相处这么久了一定懂得迁就对方,说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弄得他一头雾水。
  
  
楚子航认真仔细地回想了下,除了某些事情和叫恋人起床这两件事情没有迁就之外,他们还有什么事情是没有达成共识的吗……?
  
  
走下飞机后楚子航突然意识到那件还没达成共识的事情,因为当时他正下意识地想要向同事们更改计划,改成他所习惯的,以他为主力其他人为观看者的新计划。那可能是第一次,楚子航全程跟随计划,尽全力避免意外发生,最后任务顺利完成。
  
  
他回到芝加哥时路明非正在射击训练场上,不是练习,而是在教大一新生怎么开枪怎么瞄准。路明非已经做好了瞄准的姿势,抽空回答了恋人的问题:“我和前辈说,如果楚子航再一次脱离计划,毙了他。”
  
  
第一枪,眉心。
  
  
“我差点用S级的身份来命令他,想来觉得太不要脸了,还不礼貌,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那个权利。”
  
  
第二枪,心脏。
  
  
“不过后来诺玛告诉我我可以,我甚至有权利把‘若执行部专员楚子航偏离任务,可用弗里嘉子弹向其开枪。’这条加进你的所有任务前提里。听起来是不是特霸道。”
  
  
第三枪没有响起,但枪口指向楚子航。
  
  
“你们开始练习吧。”
 
 
楚子航才发现,他消失的六个月的时间里,错过的东西太多了,多到无法一一数清,多到没法儿立刻补偿。
  
  
楚子航替他系好项链。
  
  
情话就不用多说了,他们早就把彼此系在心尖,用力地系了一个死结。
  
  
“明非,生日快乐。”
  
  
路明非在楚子航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这回算我赢。”
  
  
“我一直都可以认负。”
   
 
 
 
—END—
  
  
  

评论(18)
热度(184)

© 惊习 | Powered by LOFTER